藏書票的 234

 

紀州庵文創書店的小小「咒語」


藏書票的拉丁原文EX-LIBRIS,本為宗教書籍所用,以顯示書本的珍貴,也是書本的身分證明,更是古代貴族們用以代表身分地位的象徵。

在印刷術尚未發明之際,以手抄書籍作為宗教理念與知識的傳播,但由於專業人力有限、書籍的製作時間漫長以及成本昂貴,且保存不易,因此容易遭人偷竊,於是藏書票就成為書本持有者的證明。貴族們使用其族徽,並加上藏書票的拉丁原文EX-LIBRIS,製作版畫,印製而成藏書票,貼於書本扉頁上,用來對書本“驗明正身”的一種方式,由於藏書票的製作精美,久而久之,藏書票也就慢慢演變為版畫的一種競演了。

不只是貴族們,學者、藏書家、愛書者以及民間藝術家們漸漸地也開始投入製作藏書票的行列,藏書票的藝術價值逐漸受到重視;西方的藏書票以圖案設計見長,那麼東方呢?最為大家所知的,應該就是藏書章了,文人雅士們以姓名、別號或書房等的文字內容,刻印成印章,直接蓋印於書本內頁上,雖不及西方藏書票的樣式繁複豐富,但其篆刻藝術之內斂,頗有與西方藏書票互別苗頭之姿。

由於東西方書籍的印刷、裝禎、紙張等等的製作方式不同(其細節就不多加贅述),藏書票與藏書章,各異其趣。受到近代化的影響,藏書票與藏書章也就握手言和,在這書本的世界水乳交融,不拘泥形式,發展出藏書票上蓋有藏書章的設計了,增添了另一股風味。

說了這麼多,也許你還不知道藏書票,其實還有另一種傳說,也就是「詛咒」。就如同前段文字所陳述的,由於書本的製作昂貴,一但遭到偷竊,便是莫大損失,於是持有者便在藏書票上設計了類似警告言語或圖案,下了一道小小的「咒語」,是真是假,便不得而知了,我想這也算是一種自我解嘲的方式吧。

 

紀州庵文創書店也想對你下一個小小的「咒語」,我們製作了紀州庵文學森林為概念的藏書票,以小小動物愛閱讀為圖像,希望讓你每次閱讀過後,都能如同『紀州庵曬情書』專屬藏書票裡的小動物一樣快樂,簽上自己的名字後,也就是自己的藏書票,相當適合大朋友與小朋友一起來收藏。當然不只有一款喔!希望你會喜歡紀州庵文創書店的這個小小「咒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