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諸於野》老村水墨作品展

《求諸於野》老村水墨作品展 

展期:2019年5月11日~2019年5月19日 

地點:紀州庵文學森林-古蹟

 

老村的畫  柯文輝

  老村的畫,我覺得,他是在藝術園地邊緣,從泥土裡冒出來的,保持著泥土香味。不愧是木匠兒子,受了很多坎坷,坎坷滋潤了靈氣,在他筆下開花了。木匠兒子成長於土地,與農民差異不大。老村是個作家,也是文人。先天條件相對優越,而能穿梭於文人山水與民間藝術之間。因為進入不深,本色未被浸染,不傾向一端,而構成很少見的某種優勢。他有孩子的天真,一個有良心的心,加之受時代塑造,個人資質與勤奮,畫裡筆力蒼勁渾厚。寫作之外,又幾乎是老天爺賞給他的另外半個飯碗。繪畫線條裡邊,看到的是對鄉土、親人、大眾、對遙遠的人們、不理解的人,都能給予的愛。其基調質樸,有尊嚴、自信,不去媚。媚使我們的藝術,失去了脊樑骨,讓我們人格下降。老村因為沒有時下「畫家」的習氣,且多了一份純潔,一份高級簡單,即赤子之心,易獲得觀眾共鳴。

  中國古代有個大文人吳承恩,他寫《西遊記》裡的唐僧,在旅行的時候,到很多小國家去。到那些地方,總是小國王接見他,或遇到妖魔各色人等,這對小說來講,是一種大忌,換一個地方,就有幾個與前後文都無關、缺乏立體感的配角兒。但是吳承恩太聰明了,把唐僧幾個徒弟帶著走,所以他不需要到每個國家去造面目很模糊的配角兒來完成他的故事。那麼,老村畫裡的配角兒是什麼呢?我想就是孩子和老頭兒,還有狗一起去旅行,或者說更準確一點,狗帶著孩子玩兒,孩子帶著老頭玩兒。老頭兒也想帶著藝術去玩山水,有時候玩得動,玩不動的時候,就能看出他那種笨拙的可愛。

  作為寫出非詩之詩的吟游畫家,老村渴望把畫中山水和讀人心得,與不斷從客體山水化成自己心像的兩條小河神契妙合,將二十年前的酷愛傳奇趕出書房,把握契訶夫式凡中崛奇,驚心動魄的熔鑄手段,來觀世作文畫畫。行者無疆,萬里歸來,才懂得故鄉山溪和前者的異同,出與歸,舍一而不可以治學。不可以為大,不可以近道。老村的畫藉此野有了確定的欣賞價值。這一點,齊白石、傅抱石……,前賢大家,概莫能外。

  我想,警惕好心人說畫好,如何「完美」,這無助於提高。人人皆是凡夫,對傳統、民間、藝術嚮往,而汲取、消化、變化的能力,離不開具體時空、自身弱點及局限。這種態度,保證了畫的更新。與老村共勉。

  謝謝大家!

                                                                                                        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所 柯文輝

 

作家介紹

老村,大陸作家、畫家。

八歲隨木匠父親畫棺材板子,此為童子功。

十七歲開始寫作,三十六歲寫成《騷土》,轟動文壇,譽可傳世。

四十五歲偶為自己傳記和隨筆畫插圖,喚醒繪畫興趣。

五十歲移師水墨,至今。

 

      

 

開幕會

時間:2019年5月11日(六)1100~1200

地點:紀州庵文學森林-古蹟

歡迎報名!

http://old.kishuan.org.tw/activities//activities_detail.php?act_no=24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