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史沙龍】

【科學史沙龍】

 

3/06(六) #疫苗的故事|周成功教授、王道還教授

地點:紀州庵文學森林-古蹟

時間:1400-1600

主持人:陳慧文|臺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副教授

第一場(3月場)現在已經開放報名囉!

 

第一講【誰是新冠病毒疫苗黑馬背後的推手?】

講者:周成功|陽明交通大學生命科學系暨基因體科學研究所兼任教授

傳統抗病毒疫苗不外乎是用失活的死病毒(像預防小兒麻痺症的沙克疫苗)、減毒的活病毒(像預防小兒麻痺症的沙賓疫苗)或是病毒的外套蛋白(像B型肝炎疫苗)。但這次新冠病毒疫苗拔得頭籌的黑馬,卻不是病毒,不是病毒的外套蛋白,而是大家並不太熟悉的信使RNA。信使RNA疫苗會指揮細胞製造病毒的外套蛋白,刺激免疫反應,達到保護的效果。 信使RNA疫苗怎麼從一個概念研發成為一個產品,背後有一位百折不撓的推手。這次講座我想和大家分享她和她所經歷的那一段曲折的歷史。

 

第二講【天花疫苗的全球化】

講者:王道還|臺灣大學共同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歐洲白人征服新世界,主要依賴在舊世界肆虐已久的傳染病,例如流感、傷寒、天花等。後果之一是美洲經濟更加依賴從非洲輸入的黑奴。18世紀下半葉在北美爆發的天花疫情,甚至可能改變歷史。率領北美十三州反叛英國的華盛頓(1732-1799)年輕時感染過天花。革命戰爭爆發時,他面臨的最大威脅不是英國軍隊,而是天花。於是他採用了源自中國的「人痘」。

「牛痘」問世(1798)後,不久西班牙政府便展開史上第一次由國家支持的免疫行動,規模空前,包括海外殖民地——中、南美洲,以及菲律賓。「牛痘」因而進入中國。

 

【活動延期】

6/19(六) #公民科學|彭松嶽教授、林大利助理研究員

地點:紀州庵文學森林-古蹟

時間:1400-1600

主持人:洪廣冀|臺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副教授

 

第一講【感測城市與民眾參與】

講者:彭松嶽|陽明交通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當感測器與感知網絡逐漸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時,我們能取得的都市或週遭環境相關數據,是否就變得更為便利、更為準確、也更值得信賴?此外,當蒐集數據的數位科技更容易取得時,民眾參與數據蒐集能否更為普及?使得我們對都市與環境的理解更加深入?本次的演講從智慧城市的開發,探討民眾參與都市與環境數據蒐集的可能性,以及同時需要謹慎思考的面向。

 

第二講【臺灣鳥類公民科學的發展】

講者:林大利|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助理研究員

近年來,全球生物多樣性面臨嚴重的威脅而快速流失。為盡速瞭解大範圍內的生物多樣性現況及變化趨勢,必須蒐集大量的資料做有效的整合與運用。科學家廣泛使用公民科學方法,為自然觀察愛好者設計適合的調查方法,來蒐集可供科學分析的數據資料,再由科學家分析。透過公民科學可快速獲得大量廣時空尺度及同步性高的資料,亦能提昇參與者的科學知識與素養,兼具科學研究及推廣教育的價值。鳥類是廣受大眾關注的生物類群,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自2009年開始,和許多大專院校及民間組織,陸續推動鳥類相關的公民科學計畫:包括台灣繁殖鳥類大調查(2009)、鳥類生產力與存活率監測(2009)、臺灣新年數鳥嘉年華(2013)、eBird Taiwan (2015)等,並且同時整合各項全國性的特定鳥種監測計畫,例如水雉、黑鳶及小辮鴴。2020年,相關單位及團體將成果整理後出版第一本臺灣的「國家鳥類報告」,報導全台灣鳥類的生存狀、遭遇到的威脅和保育行動。未來相關團體和鳥類觀察愛好者會持續記錄與分享鳥類觀察記錄,作為擬定鳥類保育策略的基礎資訊,並且更新鳥類的生存狀況。

 

7/17(六) #自然史|張哲嘉副研究員、王道還教授

地點:紀州庵文學森林-古蹟

時間:1400-1600

主持人:高涌泉|臺灣大學物理學系教授

 

第一講【象膽在哪裡?巴多明與清朝君臣談動物解剖】

講者:張哲嘉|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根據耶穌會士巴多明於雍正八(1730)年寄往法蘭西學院的書簡,康熙二十六(1687)年宮廷中曾經發生過一件在學者指導下成功從象足找到象膽的軼聞,該學者並因此得到康熙皇帝破格的褒獎。對於從希臘時代就知道象無膽囊的西方人來說,這整件事荒謬無比,巴多明認為此例適足以說明中國思想缺乏科學性。本文分析此書簡中象膽記事之修辭呈現虛實參半的特徵,巴多明傳達此故事的最主要旨趣乃是向母國宣洩其文化溝通的乏力感,因為中國人對他所欲推廣之重視構造、功能的動物解剖學反應漠然。本文同時分析中國在動物解剖後,用以把捉其意義的知識模式與人體、乃至於天人合一之「理」相通。在此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原則下,象膽在四足間移動是完全可能的。巴多明對於中國看待動物解剖的氣化之理缺乏同理心,也就注定了他的科學傳教之路知音難尋。

 

第二講【長毛象的故事】

講者:王道還|臺灣大學共同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長毛象與亞洲象是近親,牠們的演化史與人的演化史在過去600萬年平行進行。不過根據考古證據,最近幾萬年人才與長毛象有密切的互動——在西伯利亞,人會利用長毛象的骨骼、毛皮建造居所。冰河時代結束後,長毛象族群開始萎縮,五千年前滅絕。至於滅絕原因,專家仍在辯論。

但是對於一些美國開國先賢,例如傑佛遜,長毛象並沒有滅絕。因為美洲原住民根據長毛象的化石,推斷牠們是美國野牛的祖先,而且仍然存活在五大湖一帶。另一方面,十九世紀初,長毛象在歐洲的自然史研究上,卻是「物種滅絕」的決斷證據。

TOP